99书盟 - 科幻小说 - 这个日常游戏太怪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断剑斩魔】

第九十五章 【断剑斩魔】

        余舟把地之魔使的身体给肢解了。

        然而,余舟脸上却没有一丝放松,而是看着满地的干枯短肢,忍不住疑惑起来。

        “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太顺利了。

        虽然地之魔使此刻处于被封印的状态,但从前三次副本的经验来看,它是有办法继续干扰外界的,甚至可以通过不祥气息,招来其他魔物攻击余舟和特雷亚斯。

        但这次,它并没有这么做。

        实在不得不让人怀疑,它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难道,它还在装?”

        余舟疑惑。

        “它该不会,在挣脱封印之后,身体就会自动重新组合吧?”

        想到这里,余舟不由想到一个主意。

        就见他直接原地蹲下,从地上捡起两截断骨,随后送入自己的胸包里。

        同时,也把胸包里,那驱魔之剑的剑柄给取了出来。

        余舟本想先取出驱魔之剑剑柄,然后再捡起几块断骨放入胸包里。

        结果。

        当余舟取出驱魔之剑剑柄之时,那剑柄之上,就突然亮起耀眼圣光。

        并且在余舟的手里震颤了起来。

        “这是?”

        余舟正疑惑间,就看到地之魔使那仅剩躯干的胸口处插着的圣剑,也突然亮起圣光气息,并剧烈颤动起来!

        圣剑与驱魔剑柄,似乎发生了某种共鸣!

        “难道,这把圣剑,就是驱魔之剑的碎片之一?”

        余舟诧异之下,也迅速明白过来。

        与此同时,余舟感应到一股浓郁的不祥气息,自那地之使徒的干枯躯干之中,猛地散发出来!

        它感觉到余舟在拔出圣剑了,故而开始剧烈冲击封印!

        而事实是,余舟并没有在拔剑。

        但余舟却看到,那插在干枯躯干上的圣剑,正一寸一寸的被逼了出来。

        唰!

        突然,那浓郁的不祥气息化作一股强大的斥力,将这把圣剑直接从它身体里弹了出去!

        那斥力的强度,就连余舟也无法稳住,身体直接被这股斥力弹飞了出去!

        飞出十数米后,余舟才在半空中使用了疾风掠影步。

        借着脚下卷起的狂风,余舟才得以稳稳落地。

        刚一落地,余舟便猛地抬头,看向祭坛方向。

        就见祭坛上方,地之魔使的躯干突然直立了起来,并被暗红色的不祥气息托着悬在半空。

        那本该被余舟切断的脑袋,也重新飞回它干枯的脖子处,并在发出一阵咔咔咔的骨头移位的瘆人声响之后,重新拼接在了一起!

        皮肉愈合!

        于此同时,地上的短肢,也迅速飞了起来,在它身上拼接着。

        “果然如此,封印一解除,它的身体就会愈合。”

        跟余舟最初想的一样。

        不过,比起它的身体是否愈合,余舟更在意的是,那把圣剑哪去了?

        余舟迅速扫视了一翻四周。

        并没有发现圣剑的身影!

        那圣剑,在遇到不祥气息或者魔力时,就会散发出圣光气息。

        如果它还在的话,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下,余舟是不可能看不到的。

        就在余舟疑惑那圣剑的去处之时,余舟忽然感应到,自己右手上的驱魔剑柄之处,正在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余舟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驱魔剑柄,脸上不由露出讶色。

        而在这时,祭坛上的地之魔使,也在此刻睁开了双眼。

        邪恶的猩红魔瞳直视着余舟!

        不祥气息陡然大盛!

        它的声音喑哑刺耳:“自称勇者的无知人类啊,你以为,只要切断我的四肢,砍下我的脑袋,就能在我破开封印后限制我的行动?嗬嗬嗬,我很欣赏你的愚蠢!”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重新封印我,不,不对,是杀死我!嗬嗬!”

        地之魔使干枯的脸上露出轻蔑的笑意。

        此时,它的断肢已经全部接上,它扬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余舟,冷笑道:“至少,我从你身上的灵力气息上,感觉不到一点胜算。”

        听着他难听的嗓音,以及那毫不掩饰的轻蔑之意。

        余舟脸上却是神色如常:“是么?你要不要看看你的脚。”

        余舟随手指了指地之魔使的下半身。

        地之魔使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

        它诧异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半身,发现,自己的胯骨往下,空空如也!

        “你!”

        地之魔使瞪大魔瞳:“你把我的双脚藏到哪去了?”

        “你猜?”

        余舟嘴角微微上扬,随后取出玄冰弓与箭矢,二话不说,拉弓便射!

        玄冰箭顿时夹杂着疾风急掠而去!

        感觉到这一箭上的玄冰气息,地之魔使顿时色变:“冰之灵源!”

        地之魔使连忙抬手,不祥气息顿时化作一面石盾,这一箭射在石盾上,玄冰顿时迅速蔓延在石盾之上。

        并且,就连地之魔使那蕴含在不祥气息之中的魔力也被冻结起来!

        使得它不得不切断这面石盾的魔力供给!

        “果然是灵源武器,这就是你的倚仗么?可惜,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灵源武器的真正作用!”

        地之魔使话音刚落,就见另一只冰风箭向自己射来。

        它连忙继续抬手幻化出石盾格挡,并有些忌惮的用不祥气息托着自己的身体向后移去。

        地之魔使的反应很快,尽管失去双腿,令它的行动速度打了一些折扣。

        但只要它的石盾不会被余舟射穿,它就不惧余舟手中的玄冰箭。

        正想着,就见余舟的第三箭已经射来!

        它再次化出石盾格挡,正欲催动魔力,实行反击。就突然感到一阵狂风扑面,就见余舟的身影,已经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它近前两米处!

        “好快!”

        看到余舟的速度,地之魔使露出惊讶之色。

        它从余舟身上的灵力气息,已经知道他处于何种等级。然而,余舟此刻展现出来的速度,却是超出了余舟这个等级该有的程度!

        就见余舟此刻手中拿着一把剑刃很短的断剑,杀到地之魔使的面前。

        并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将手中断剑挥砍而出!

        【冲锋斩】!

        这一剑,带着一股强横无匹的气势,压得地之魔使那干枯的脸上微微变形!

        “怎么可能!这等气势!”

        地之魔使惊愕间,其干枯的手指也在瞬间,迅速结出一个复杂的手印,手印结成之时,空气中的不祥气息陡的骤降了下去!

        仿佛在一瞬间,抽走了地之魔使身上大量的魔力一般!

        下一瞬,一堵漆黑的仿佛用黑曜石组成的石盾,凭空出现在余舟与它面前!

        黑石盾上反着幽幽的光,仿佛在昭示着它的坚硬程度!

        余舟却没有一丝停滞,目光一狠,这一剑直接斩在这坚硬无比的黑曜石上!

        当!

        火光四溅!

        唰!

        短暂的金铁交击之声过后,黑色石盾在余舟那势不可挡的恐怖斩击之下直接斩成两半!

        断剑剑刃所过之处,皆在瞬间燃起金色火焰!

        那是浓郁得宛如实质的圣光能量!

        这股能量,足以消融所有黑暗!

        “呷!!”

        地之魔使发出一阵骇人的恐怖喊叫声!

        就见其整条右手手臂,竟被余舟这一箭的余势整个斩下!

        切口处无比平整!

        并附有浓郁的圣光能量,令其断口处升腾起蚀骨金火!

        余舟一击斩中,嘴角也不由微微勾起,他道:“你错了,这把剑,才是我的倚仗!”

        言罢,余舟就要继续攻向地之魔使。

        咔擦咔擦!

        却在这时,余舟突然感到脚下升起一阵浓郁的不祥气息!

        这股气息,就要破土而出了!

        余舟二话不说,疾风掠影步催动到极致,猛地向一旁撤去!

        就见一道石锥,瞬间在余舟刚刚所战力的地面猛地升起!

        刚刚若是没有及时躲开,恐怕身体就被这石锥捅了个对穿了!

        “呷!!”

        那地之魔使也借着这道石锥,痛苦的喊叫着,迅速退去!

        而它右肩上的金色火焰,还在蚕食它的伤口,空气中顿时弥漫出一股浓郁的焦臭味!

        直到它体内再次迅速涌现出大量魔力,不祥气息陡升,才勉强把那金色火焰压制了下去!

        “那把断剑!”

        地之魔使目光惊愕的看着余舟手中散发着淡淡圣光气息的断剑!

        那把断剑,刚刚它就已经看到了。

        但当时,它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把断剑上的圣光气息,很淡,淡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魔物虽然害怕圣光,但是这点圣光气息,身位魔王使徒的它,它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但是,当这把断剑斩中自己之时,一切就截然不同了!

        它感觉到,那断剑之中的圣光气息,浓郁的可怕!

        那剑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光气息,仅仅是那断剑之中的冰山一角!

        它从未见过圣光能量如此强烈到可怕的剑。

        虽然只是断剑,但却比一千多年前,那個亲手将自己封印的男人手里的圣剑上的圣光,还要更加浓郁十倍!

        突然,地之魔使想起余舟刚刚跟特雷亚斯说,他就是这个时代的勇者。

        想到这里,地之魔使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令其魔瞳骤然一缩:“这,难道是.......驱魔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