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科幻小说 - 这个日常游戏太怪了在线阅读 - 第一章 【黄色感叹号】

第一章 【黄色感叹号】

        余舟的高中英语成绩并不理想。

        月考将至,英语这座大山压在咽喉处,久攻不下。

        通宵复习了一夜,英文单词,各抄数十遍,滚瓜烂熟。单独拆开,毫无压力。连在一起,宛如天书。

        直至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醒来时,余舟都还在思考一个宇宙终极问题:

        “华夏人,真的有必要学英语吗?”

        “外国为什么不能把华夏语也列入他们的高考必考项目,并且占总分百分之二十?”

        “哦,外国没有高考,那没事了。”

        余舟挣扎着从床上爬起,余困未消。

        想到明天就是周一,快乐周末结束,周一还要月考,下午考英语,余舟的主观想法是摆烂。

        但理智告诉他,这个临时佛脚必须抱起来。

        高考倒计时还有90天。

        再摆烂,就只能读大专了。

        渝城的高考很卷,或者说,渝城的本土大学很卷,很多时候,即使高考成绩进了一本线,也只能读二本院校。

        在这种环境下,英语如果不抓起来,那就真的是大专在招手了。

        无奈的揉了揉两眼的睛明穴,余舟戴上眼镜后下了床。

        来到客厅觅食。

        却见老妈正在厨房里做饭。

        刀在菜板上笃笃笃笃切菜,声音清脆且密。

        确认过声音,是余舟学不来的刀功。

        不过,余舟的注意力却不在老妈的刀功上,而是疑惑的看向了老妈的头顶上方。

        就见老妈的头顶上,莫名悬浮着一个[!]大大的黄色感叹号!

        “这啥?”

        看起来,像是游戏里,颁布任务的npc脑门上的任务标识。

        余舟还以为自己眼花,伸手又揉了揉两眼的睛明穴。

        再看。

        感叹号还在!

        余舟:“???”

        “舟舟醒啦,正好,帮妈妈去下面超市买个菜回来。”

        余妈看到余舟醒来,一边把切好的菜放入盆里,一边招呼余舟过来。

        余舟上前问道:“妈,你头上的是什么?”

        “头上?什么?”

        余妈疑惑,抬头看了一眼余舟所指的上方,只看到一个木质橱柜,橱柜里放着碗盆与料酒,没什么特别之处。

        余妈也没多想,满脑子都是她要做的菜,道:“先别说了,你先去下面的生鲜超市,帮我买两根胡萝卜和玉米回来煲排骨汤。再在云昌卤鹅店里,买一个红油拌猪耳回来。待会儿你陆伯伯一家要过来吃饭。”

        “可这个.......”

        余舟还想问老妈头顶上的感叹号是怎么回事。

        却见那个感叹号在老妈的吩咐说完之后,duang的一下,变成一个[?]灰色的问号。

        与此同时,眼前突然弹出一个任务面板:

        【[?]请帮助张秀琴女士,去菜市场购置午餐所需的菜品。】

        【任务详情:胡萝卜(0/2),玉米(0/2),红油拌猪耳(0/1)】

        “???”

        “什么玩意?”

        余舟一脸懵逼。

        “还愣着干啥,快去呀。记住了啊,胡萝卜和玉米,还有红油猪耳。或者你自己还有什么想吃的,自己看着买。”

        余妈这边排骨已经焯好水,就等着菜下锅,见余舟愣在原地,开始催促道。

        “哦.......那,我先刷牙。”

        余舟一脸惊奇的来到洗漱台。

        随意清洗了一下洗具,便刷起了牙。

        再三确认眼前这个任务面板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觉,才开始研究起来。

        余舟发现,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关闭或者唤出这个面板。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眼睛里被植入了一个未来科技电脑一样。

        “难道是系统?”

        余舟平时没少看网文小说,系统这种存在自然不陌生,以前他只当系统这种存在只是网文作者们自己yy虚构出来的产物。

        从未想过,竟有一天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回顾自己十八岁的一生,父母健在,家庭美满。

        除了双眼五百多度的近视,身体上倒也没什么毛病。

        长得虽然有点小帅,但比起小说里那种谪仙般的盛世美颜,差距还是不小。

        怎么看,自己都不像天选之子的样子。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什么?”

        余舟满脑门问号。

        总而言之。

        先把老妈的任务完成了再说。

        洗漱完毕,余舟随便在客厅里找了两块面包,啃着便出了门。

        走出小区,沿滨江路走100米左右便有一个生鲜超市。

        渝城的三月,气温还有些低。

        走在路上,江风凉飕飕的。

        余舟把外套的拉链拉上。

        步行一百多米,便到了附近的生鲜超市。

        随手挑了两根胡萝卜和玉米,并在超市附近的云昌卤鹅店里挑了一只卤猪耳朵。

        卤猪耳朵一只33元,贵!

        但好吃是真的好吃!

        “叔叔帮我多加点芝麻。”

        “要得,加海椒不?”

        “微辣就行。”

        买完母上大人吩咐的菜品,余舟顺手买了一瓶大瓶唯怡豆奶。

        余舟的老妈是广咚人,平时吃的清淡,吃不惯川渝的辣。桌上有辣菜时,喝点豆奶可以解辣。

        而余舟的老爸是渝城人,无辣不欢,也吃不惯广咚的恬淡。

        至于余舟,两边都吃得惯,双倍的美食,双倍的快乐。

        正想着。

        “嗡嗡嗡——”

        刚回到小区门口,准备刷脸过门禁,余舟手腕上的智能手表便震动了起来。

        余舟低头看了一眼,发现是一个备注为“我儿李江”的号码打来的电话。

        李江,是余舟高中三年的同桌兼死党。

        由于学校不让带手机去上学的缘故,学生们一般都会把买手机的钱,用来买成智能手表。

        小学初中带小天材,到高中了,有点形象包袱了,便换主流的智能手表。

        虽然手表的功能变少了,但对于平时只用来打电话、发信息和查资料的高中生活来说,倒也够用。

        想着,余舟便接了电话:“喂,儿子。”

        “我是你爹!”

        电话那边,传来李江那标志性的椒麻味普通话嗓音:“睡醒了是吧?什么时候过来图书馆啊?中午一起吃饭不?”

        余舟才想起,自己昨晚约了李江和几个同学,一起在学校附近的图书馆复习。

        “我中午吃完饭才过来,家里来客人了。”

        “哦,好的吧,本来还想让你帮我们买水上来呢。”

        “我日你仙人板板滴,才几步路自己不会去买哦?龟儿子,懒得批爆。”

        “你个哈麻皮,不来说个锤子,滚滚滚。”

        对方笑骂着挂了电话。

        余舟也拎着买来的菜和豆奶,迅速走进了小区。

        此时的余舟,只想快点完成老妈的买菜任务。

        什么复习,什么月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坐电梯回到家里。

        一进门,便看到厨房里,老妈的头顶上,原本灰色的问号,变成了[?]黄色的问号!

        意味着可以交任务了!

        “妈,我菜买好了。”

        余舟来到厨房,把买好的菜放在厨房台面上。

        下一瞬。

        叮!

        一声清脆的提示音:

        【您的‘日常任务’已完成,唤出任务面板可领取奖励。】

        “唤出!”

        随着任务面板在面前浮现,一个大大的【领取】按钮,出现在任务栏旁边。

        在余舟心念一动间,点击领取:

        【恭喜您获得日常任务奖励:厨艺等级+1,软妹币*1000!】

        “1000块!”

        余舟眼前微微一亮。

        作为一个一周生活费只有一两百块的高中生来说,1000块钱软妹币相当于是一个多月的生活费了!

        不过,比起这1000块,另一项奖励更让余舟在意。

        “厨艺等级?”

        余舟心中刚刚有所疑惑,就突然感到浑身一激灵,犹如轻微触电一般。

        下一秒,一连串原本不属于余舟的记忆,犹如醍醐灌顶般涌入余舟的脑海之中。

        这些记忆画面,全都是某个人正在做菜、切菜、处理食材的第一视角。

        一瞬间,余舟对做菜有了许多全新的理解。

        他看着砧板上的菜刀和胡萝卜。

        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

        他二话不说,一把抄起菜刀,两刀便把砧板上的胡萝卜切成三段。

        随后唰唰唰切成薄片。

        薄片铺平,运刀垂直向下!

        笃笃笃笃!

        犹如复刻刚才老妈的刀功一般,一下子便把半个胡萝卜切成丝。

        正在处理玉米的余妈听到动静,疑惑转头。

        当她看着余舟这突然的刀功时,她的脸上没有一丝惊讶,有的只是愕然:

        “傻儿子,我胡萝卜用来煲汤的,你切成丝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