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高天之上伊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火灾

第二十三章 火灾

        深夜的哈里森港本应寂静,但却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笼罩港口的寂静黑暗忽地一亮,而后便有澎湃的焰风吞没楼房。

        火光照亮小半个港东,倒映在周边的海面,令涨潮时的鱼都被照的透彻,影子在海底惊慌流窜。

        不少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和焦味惊醒,父亲叫醒孩子,妻子推醒丈夫,众人在迷糊和对火灾天生的恐惧中快步带着屋中最宝贵的财物跑出家门,浑然不觉自己没穿裤子,亦或是衣服前后颠倒。

        “是瘸腿的奥森纳家?”一侧,眼尖的人很快发现,这场火灾的波及范围并不大,准确的说,只有一栋房屋遭殃。

        火势看上去威猛,但因为昨日下午才有场雨,真正被点燃的只有房内的木质结构,主粱和屋顶还未垮塌,更别说风向也不支持火灾扩散。

        这令周边的邻居松口气,归根结底哈里森港是被河流和大海环绕的城市,扑灭这种等级的火焰根本算不上什么,马上便有人准备去打水灭火。

        “糟糕。”

        而在确定自己一方安全后,平日与奥森纳相熟的人这才想起来关键,壮硕的渔夫懊恼地一拍大腿:“瘸腿的没了也就罢了,伊恩和埃兰两孩子也在那呢!”

        奥森纳平时和邻居的关系并不怎么样,他本就很少与他人交际,为人处世也算不上圆滑,哪怕是同族也没几人关心他的安危。

        但是伊恩和埃兰两兄弟不一样。

        两兄弟同母异父,不算那个外来的迦南摩尔佣兵,他们的父母都是本地的好人。

        伊恩的父亲当年是港口护卫队的一员,负责调查近海各处的魔物巢穴,因为经常击杀魔物得到猎获,会分些肉食下水给邻居亲戚。

        而两者的母亲更是少有的识字者,会为邻里念信读通报,更有一手好腌鱼手艺,过节时的鱼肉肉松也是一手绝活。

        但因为八年前南海三百年未曾一见的剧烈风暴,恰好正在出海的护卫队因此全灭——伊恩的父亲正在其中。

        几乎所有人都还记得。

        那一天,密密麻麻的雷霆伴随轰鸣在天穹上伸展,宛如树木枝枒,紫色的雷光划破漆黑的天空,照耀翻腾不休的大海。

        伊恩就在这风暴中降生,并同时失去父亲,更多人也因此失去丈夫和儿子。

        很多房屋被吹垮,渔船倾覆沉没,东西两侧的城墙都坍塌出许多破口……因为那场并不正常的暴风雨,哈里森港全城素缟,直至现在,港口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

        奥森纳不讨人喜欢,聪明伶俐的小伊恩可不一样。

        想到这里,登时便有热心的邻居,也是白之民的同族将一桶水浇在自己身上,又用湿布遮头。

        他想要靠近火场,看看屋内的情况。

        此人正是之前开口的渔夫,名为赛楠,他皮肤因为常年在海上劳作而黝黑,除却一头白发外和白之民看不出联系,但这黝黑皮肤厚实且坚韧,就像皮下有层鱼鳞。

        赛楠当年曾经被伊恩的父亲从一群噬礁海濑的围攻中救下,在伊恩父亲故去,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这热心肠的渔夫也经常找些借口,送上一两条鱼接济。

        他的确不怕火,也不是愣头青,有着自己的私心。

        赛楠盘算着,自己就去火旁看看,能救就救,不能也得表现出个态度,这么有义气,大家还能不选他当渔夫头儿不成?

        但就在这位大胆渔夫刚靠近着火的屋子时,他却惊愕地看见,有个熟悉的幼小身影正在火光前晃动。

        伊恩一只手抱着白发幼儿,另一只手拖拽满脸鲜血的白发男人,男孩踩踏火光映照下的阴影,步履蹒跚地远离那栋正在不断发出呻吟,即将崩塌的房屋。

        “伊恩?!”

        一时间,渔夫愣在原地,他有些无法想象这样的场景为何会发生。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男人咬牙,快步走到伊恩跟前,一只手就将伊恩连带他怀中的埃兰抱起,而另一只手抓起显然已经昏迷的‘奥森纳’,然后大步朝着安全的区域后撤。

        赛楠自是有这般力气,他平日搬动的渔获比这三人加起来都重,而在后撤时,他不解地询问:“发生啥事,怎么起的火,奥森纳……你舅又怎么变成这模样?”

        虽然只是短短一瞥,但赛楠自能看出‘奥森纳’脸上有深可见骨的伤口,手臂和身上都有极其严重的刀伤。

        也幸亏奥森纳身材高大魁梧,这些伤虽重,但看上去暂时不致命。

        可他为什么会受刀伤?

        赛楠第一时间,想的是奥森纳这个败类在殴打伊恩时,被伊恩反抗,捅了几刀——而且感觉奥森纳以前没有这么壮啊,有点沉!

        但这想法仅仅是在脑中一闪而过,毕竟这太过无稽,一个八岁的孩子,哪来的力气和成年人打斗,还能在对方身上扯出这么多深可见骨的伤痕?

        至于奥森纳的体重……嗨,指不定对方是穿衣显瘦类型?

        但接下来,伊恩带着些许哭腔的回答,却令他在感觉到无稽的同时,也感觉到了莫大的不安和惊愕。

        “是,是红杉土著!”

        被赛楠抱在怀中的伊恩,正小声地抽泣着,他有些结巴地说道:“有个土著偷偷摸摸过来,想要带走弟弟和我……他有烟,但我头疼睡不着,就发现了……”

        “舅舅和土著打了一架,一不小心打翻了火盆……”

        很快,将兄弟两和重伤的‘奥森纳’带到安全地方的赛楠,便大致知晓全部经过。

        伊恩说的有些颠三倒四,还夹带着孩子的抽泣,令周围围观的众人心疼的同时,却意外地将关键信息交代的相当清楚。

        在伊恩又一次重复地叙述后,所有人都大概明白概述。

        ——红杉林那边的土著潜入港内,想要用眠烟偷偷掳走伊恩和埃兰两兄弟。

        埃兰自然是被迷晕,但伊恩却因为前些日子头上受的伤所以睡不着,发现了眠烟的蹊跷。

        在伊恩大喊叫醒奥森纳,并惊动土著后,那瘸腿的家伙居然难得爆发出了血气,和想要强行掳走兄弟两的土著撕打起来。

        奥森纳虽然行动不便,但是屋子狭小,他天生体格魁梧,硬是忍着刀伤,用草叉连着空手,把那几个土著活活掐死扎死。

        而在和最后一个土著撕扯翻滚间,奥森纳将用来给屋子去潮的火盆打翻。这火盆一般放在厨室储存火种,但因为最近屋内有衣服发霉就摆在外面去潮。

        火星点燃衣服,点燃了侧翻漏油的藻油灯,然后又点着旁边的桌椅地板,火势很快就蔓延起来。

        接下来,就是所有人都看见的那一幕——伊恩没法灭火,就竭尽全力将弟弟和昏迷的舅父带出。

        “好小子,有力气,有胆识!”

        一切经过都顺畅自然,合情合理,赛楠不疑有他,他用力揉了揉伊恩的脸,夸奖这孩子的果断。

        但凡伊恩迟疑一会,三人绝对走不出火场。

        不过眼尖的渔夫也察觉,伊恩在说话时,手中一直紧紧地抓着一个小包囊。

        包囊的样式粗犷原始,显然是土著的风格。

        “……那是?”

        围观的人群中,一位同样眼尖的采药人也察觉到这一点。

        他平日就行走在山林中,眼力最重要,一开始是没有太关注伊恩,所以才没发现。

        但就在刚才,他闻到一丝若有若无地花香,联系到之前伊恩所说的‘眠烟’,这位忧虑火势,衣服都穿反的采药人心中登时一动:“伊恩,把那个包裹给我看看。”

        “咦?”闻言,伊恩有些畏惧地缩了缩,后退半步,他结巴地回答道:“但,这个是舅舅告诉我,要我一直收好的……”

        这回答显然令采药人不耐,他伸出手。

        “给我看看!”